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,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。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,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,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,值得您的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成人高考 >

首师大成考作弊案续:教授称考前同事争论发谜

日期:2019-11-27 10:29 来源: 成人高考

  本报讯 昨日,原在首师大成教学院西校区负责后勤工作的粘德祥证实,在考试之前,确实听同事议论发短信答案的事情。昨日下午,本报向调查组转发了知情人这几天向本报提供的材料,调查组发言人、市教育考试院成招办主任董维荣说,他们会请专家分析这些材料,具体调查仍在进行。

  昨日,原在首师大成教学院西校区负责后勤工作的粘德祥证实,知情人提供给本报的《05年成考车辆、考点及负责人安排表》(以下简称安排表),确实是他们学校在10月14日下午,也就是成考前一天,由西校区校务办公室的负责人张老师分发给送考老师的,自己也领到一份,但他并不清楚表上所列的很多教师为何有两个手机号,对于那些发答案短信的手机号,他也表示不熟悉。

  小灵通号码,他说,当时领取安排表的时候,确实听同事议论发短信答案的事情,但他平时也不用手机,自己本身也不愿参与,所以对“枪手”传送答案短信的详细情况并不清楚。

  “我不后悔”,昨晚,粘德祥谈及向媒体承认学校组织作弊之事时说,“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”,并对学校“出事”后数百学生无人管的处境担忧。

  粘德祥说,他原来和林代伦并不认识,退休之后,经朋友介绍到学校帮忙管后勤,确实不是该校的正式职工。他说,其实这届预备班学生即使不作弊,至少也有50%以上的学生可以考上,“可这一出事就把学生全毁了”。

  他还提到,西校区的负责人只有林代伦主任一个,其他教师都是打工的,学校出事后,教师都散了,他和林代伦主任也有3天都联系不上了,西校区500多名学生都处于没人管的状态。他希望有关部门在调查此事的同时,能够妥善安置这些学生。

  昨日下午,调查组发言人、市教育考试院成招办主任董维荣告诉记者,首师大成教学院西校区没有向调查组提供安排表。此后记者将知情人提供的安排表传真至调查组,董维荣说,他们会请专家对材料进行分析。

  另外,昨日北京市自考办下发紧急通知,要求严防考试舞弊,并专门提到,“要把防范和遏制利用手机等现代通信工具舞弊,作为考风考纪头等大事来抓”,对此董维荣表示,他不清楚是否和这次成考舞弊有关。

  最后,关于本报报道涉及的“枪手”人数、预备班资质及其与首师大是否存在利益关系等问题,董维荣说,这些都是他们要调查的内容,不过目前工作还在进行之中,如果有结果会向媒体通报。

  本报讯 前天下午,一位参与作弊考生的父亲说,据他所知,这次作弊是学校集体行为,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给出处理结果。

  这位考生的父亲说,集体考试作弊性质很严重,但据他所知道,这是学校集体行为,老师要求学生必带手机,并上报号码,进考场一个小时后把手机打开。

  这位家长说,按照孩子本身的能力,不作弊应该也能考上。他事后问孩子,孩子说,一想到其他同学都有答案,万一别人的分数都上去了自己会吃亏,所以,孩子也看了答案,也抄了。

  今年上半年的一天,六七个培训学校去职高介绍情况并招生,那天学生和家长都去了。

  他说,当时就是冲着首师大的牌子去的,因为当时招生简章上都有首师大字样,甚至盖的章都带首都师范大学这几个字。当时培训学校说只要上了这个学校,上首师大成教学院就很有把握。

  这位家长说,当时其他培训学校都是民办的,只有这个学校打着首师大的牌子,家长全被这个牌子吸引了。自己报了名,孩子3月份就去该培训学校上课了。在培训学校上了7个月的课程后,前几天参加了成人高考。

  这位家长说,事情曝光后,他是在电视上看到的,当时孩子正在家里睡觉,父亲把孩子叫醒,问了此事,孩子说确实有这事。

  他说,作为家长,他很关心处理结果,因为这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三百多个学生,得给家长一个交代。

  他说,今年的考试成绩肯定是够戗了,孩子耽误了一年,以后孩子该怎么办,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有个处理结果,让孩子做准备。

  “我曾经专门研究过考试作弊问题”,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储朝晖博士,对集体舞弊现象表示,实际上小学和幼儿园作弊的比例很小,但随着学生年龄的增长、年级的提高,作弊的比例也在增加。

  他说,自己原来曾给成人学生上过课,结果发现,即使把考前的作业题作为考题,有些学生也把题答得“不着边”,他们中的很多人只是把成考当成获取文凭、实现功利目的的手段,并且不会把作弊行为和自身的人格相连,甚至有人对此已持无所谓或司空见惯的态度。

  对于培训中心以办预备班名义和高校合作的行为,储朝晖认为,这些依附于公办高校的辅导班、预备班在社会上并不少见,这是民办学校争取生存空间的做法,打着公立高校的牌子,就有利于学校招生,但既然打出了高校的牌子,就会同他们所依附的高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包括租赁或分成等形式的利益关系;有的辅导班的负责人甚至在高校一些机构内任职等,这些关系本身,以及此后发生的集体舞弊等行为,都是过于功利化的表现,这种预备班依附高校,高校“资源寻租”的模式值得警惕。

  至于对作弊行为的控制,储朝晖说,惩罚制度层面和“手机探测狗”等技术层面虽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还是人的层面,只要监考机构和人员的管理,及考生本人的自我管理到位,就比任何制度和技术都来得有效。另外,支撑考试的体系切忌功利因素,这些集体舞弊现象背后,不难看出把“教育成赚钱工具”的影子,还是要还成人教育乃至整个教育以本来面目的好。

  本报讯(记者 王荟 通讯员 卜庆华)北京考试院昨日消息,10月17日,北京市自考办下发紧急通知,要求各区县自考办严防考试舞弊事件。

  从10月22日开始连续两周周末,将有近20万自考生走进北京自考考常北京市19个区县自考办(包括燕山)也陆续召开会议,各区县自考办还与本区县内助学单位签订责任书,严防集体舞弊。

  市自考办有关负责人表示,此次考试期间,将把防范和遏制利用手机等现代通信工具舞弊,作为考风考纪头等大事来抓。从即日起,北京教育考试院自考办开通举报电线,直到考试结束,考生如发现身边考生有作弊倾向、准备作弊,或者在考场上作弊,均可拨打这部电话。

  本报讯 昨天下午,首都师范大学宣传部部长潘亮介绍,所谓首师大成教学院西校区并不存在,首师大成教学院在经济上也与预备班无任何关系。但曾为预备班做招生咨询的

  北京大学吴教授(已退休),和原在西校区负责后勤的教师粘德祥认为,两者之间不可能没关系,林代伦确为西校区负责人。

  “(西校区)那牌子是不应该挂的”,昨天下午,首师大宣传部长潘亮说,首师大一共有7个校区,没有首师大成教学院西校区,这里只是一个办学点,是成教学院的部分学生,上课和住宿的地方。因为现在学校成人教育招生比较多,解决不了一些学生的校舍,所以在外面租用地方,但这只是办学地点的合作,没有委托他办预备班。

  潘亮称,成教学院确实与林代伦有过合作,但合作关系特别简单,并没有合作办学。吴教授对此则认为,预备班的招生地点都设在首师大本部或者首师大成教学院,一般只有在家长要求看住宿地点时,家长才会被带到西校区看一下,他原来在向家长介绍预备班时,也主要强调首师大的背景。原在西校区负责后勤的教师粘德祥也表示,首师大成教学院不可能和西校区毫无关系,至少200多名成教大一学生是属于首师大成教学院的。

  潘亮还提到:“林代伦的西校区负责人是自己封的,不是我们学校任命的”,他说,在办学点没有行政上的负责人,只有一个办公室,来从事教学上的管理,但林代伦会对学生的后勤进行一些管理。对此,粘德祥说,他自己在西校区负责后勤工作,其实西校区的负责人只有林代伦主任一个,其他教师都是打工的。吴教授也认为,林代伦也应该是首师大成教学院的工作人员,“最起码也是聘请的工作人员”。

  另据知情人介绍,林代伦办首师大成教学院预备班,与成教学院有一种委托关系,收一个学生,会交给首师大30%的管理费。对此,潘部长说,成教学院与预备班的教学、招生、管理、经济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吴教授称,他和林代伦认识时间很长了,林代伦做这种预备班已有六七年了,刚开始是和北京联大合作,后来又和工商大学合作,最后是和首师大合作。

  昨天,大北科技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周晴中说,公司从未和首师大成教学院发生过一点关系,原来确实有一个大北科技开发培训中心,但该中心只和北京工商大学签过协议,现在已经取消了。

  周晴中称,林代伦曾在大北科技开发公司工作过,后离开了公司,现在和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  昨日,北京工商大学宣传部长称,他们早和林代伦解约了,因为现在已经有公安部门介入调查,他们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。

成人高考

上一篇:

下一篇: